酷品

意大利時尚要做回自己 但米蘭時裝周卻呼喚轉型

來源:界面記者:陳奇銳

2019.09.24

圖片來源:fashionista

得益于意大利式家族時裝品牌從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崛起至今所積累的聲譽,米蘭時裝周已經統治時尚行業超過半個世紀之久。

回顧米蘭時裝周的“發跡史”,毫無疑問戰后意大利經濟和文化上的繁榮,為它日后在時尚行業上的影響力創造了先決條件。這種休戚與共的關系今日依然影響著米蘭時裝周,但卻不再是為它頭上的光環增添光彩。

與意大利經濟持續放緩一道,米蘭的時裝屋們也在面臨生意和創意上的困境。2018年Versace以2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Micheal Kors母公司Capri集團,為家族式奢侈品經營模式敲響了警鐘;MPrada雖然在每一季都能贏得不少批評家的贊揚,但依然無法掩蓋在亞太消費者中反響平淡的尷尬局面。而Gucci急劇放緩的增速,也讓人們對這個在過去幾年領跑全行業的品牌產生質疑。

這也讓回歸成為了本季米蘭時裝周的主題。

在日前接受媒體采訪時,Miuccia Prada就直截了當地表示“人本身和個人風格應該比衣服更重要,永不過時的時尚是我們的目標”,而這一目標也驅使她做出了一個模糊了趨勢和風格的系列。

對風格的溯源和品牌的再造也成為了Jil Sander在今季米蘭時裝周上的主旨。這家從2006年起脫離Prada集團后已經歷過兩次易手以及四次首席創意總監的變更,如何將創始人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建立起的極簡主義底蘊融合到當下流行文化的繁復語境中,無疑是夫妻檔設計師Lucie Meier和Luke Meier面臨的最大考驗。

相比于Raf Simons和創始人Jil Sander女士在過去十年的創作,Lucie Meier和Luke Meier似乎更喜歡為極簡主義做加法。利落的裁剪線條依然搭建出了流暢而順滑的服飾輪廓,遵循了品牌檔案室中那些極簡主義先鋒作品的造型核心。

具有絢麗異域風情的酒椰樹細節和呈現自然崇拜的大理石紋路表達出了探尋未知文化的奇遇感,中式立領和阿拉伯式長袍的加入為這場旅行增添了更為真實的感受。

極簡主義被內化到服飾的核心精神中,這個可以承載多種風格的容器正在被重新裝填。

相對于Prada的減法和Jil Sander的加法,時裝周第二天的Fendi似乎更樂意保持現狀。

對于品牌來說,保持現狀并不是一個帶有贊賞意味的詞匯,與設計師創造力匱乏關聯甚至為它帶來了貶低的意味。但在Fendi這里,這一舉動卻向人們傳達出了樂觀的信號。

Fendi 2020春夏系列

Fendi 2020春夏系列

在當下超速運轉的時尚行業,人們已經難以想象會在出現一位擔任創意總監長達54年的設計師。Karl Lagerfeld的在超過半個世紀的掌帥生涯中定義了如今Fendi的模樣,其數十年創造的“Fun Fur”概念以及“雙F” Logo更是如今Fendi年輕化的重要推動力。因此,如何消化好由Karl Lagerfeld留下來的龐大遺產才是Silvia Venturini Fendi的焦點。

在秀場上,你依然可以看到如同過去五年或者十年Fendi呈現出的“Classy and Clean”形象。這次Silvia Venturini Fendi以意大利地區“盛產”的陽光為概念,嘗試去描繪出那些慵懶但充滿活力的女孩形象。

寬松的香檳色皮革V領連衣裙用自由擺動的下垂褶皺,展現出出在西西里島或者卡普里島海岸邊伴隨著夕陽散步海灘的閑時趣味。幾套由學院式短裙或短褲搭配格紋襯衫而成的造型則將時光 帶回上世紀七十年代,學生們沐浴在理想主義文化氛圍中享受著漫長的夏日假期。

此外 ,Silvia Venturini Fendi還創作了一系列印有迷彩花卉圖案的服飾。這些衣服似乎是想要為整個陽光度假之旅增添更多趣味,但過于繁雜的色彩以及本身就帶有視覺擁擠感的面料為都讓這些花朵顯得稍為累贅。

這種對意大利戰后黃金時代的反映,讓人想到了創辦了1966年在維琴察創辦的Bottega Veneta。擔任品牌創意總監長達17年的Tomas Maier離開后,開云集團任命了此前曾為CELINE工作過的英國設計師Daniel Lee來負責創意工作。

在今年二月的首秀上,Daniel Lee的確為Bottega Veneta的轉型開了一個好頭。將品牌以往優雅的女性形象轉變得凌厲而強勢的做法雖然引發一些爭議,但這是將Bottega Veneta內核再造強化的重要一步;而“The Pouch”云朵包在社交媒體上的頻繁露臉也讓人看到這個曾被批評沉悶的品牌正在向年輕一代靠攏的積極態度。

Bottega Veneta 2019秋冬系列

但在最新一季的2020春夏系列上,能夠激起討論欲望的設計卻并不多。Daniel Lee是一個擅長使用概念的設計師,他將這一系列描述為“活在當下,享受生活”和“鞏固那些我們已知的經典”,而這種態度也被許多人解讀為一種睿智的,對當代互聯網世界模糊現實生活的思考。

可問題在于 ,何為Bottega Veneta的經典?作為一個并非以成衣制作起家的奢侈品牌,長期以來對Intrecciato編織工藝的宣傳都一直大于詮釋“Bottega Veneta式風格”本身。工藝無疑是珍貴而具有價值的,但就像上文Miuccia Prada所說的“人本身和個人風格應該比衣服更重要”,沒有特定的風格作為容器承載工藝,那么它就僅僅只是一門除了令人贊嘆匠人精神外別無他物的手工過程。

Bottega Veneta 2020春夏系列

Daniel Lee在第一個系列中看到了這一點,于是將Intrecciato編織工藝從包袋延伸到了硬朗而強勢的女性衣著廓形中。而在最新的2020春夏系列中,這種企圖為品牌樹立新形象的嘗試卻弱了很多。精良的裁剪工藝讓貼身和寬松的服飾都能勾勒出女性身體的曲線美感,但它們在廓形上顯得沉悶而平庸;有著細膩褶皺的皮革大衣與朱紅色、白色、湖藍色等亮色調搭配,但過于硬朗的線條似乎讓人不太容易感受到“享受生活”的樂趣。

而幾件用淺薄針織面料搭配Intrecciato編織紋理的亮色超短裙的造型則讓人亮眼,輕盈的材質帶來夏風中漫步的樂趣,而想象著那些編織紋格隨著步伐了摩擦擺動的節奏就已經讓人愉悅。

總體而言,Daniel Lee還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為Bottega Veneta尋找新的內核和風格,以帶領這個工藝品牌更好地像時尚品牌轉變。

米蘭時裝周也是如此。它是許多意大利奢侈品牌走向全球化的第一站,也是匯聚意大利時尚人才和創造力的樞紐。但在意大利式家族品牌集體衰弱和出走今天,僅僅依靠本土時裝力量已經難以支撐米蘭繁榮的時裝夢。

巴黎的時裝品牌已經早早地將來自各國的創意總監任命,紐約和倫敦也成為發掘新興設計師和其他國家品牌出海辦秀的首站,米蘭時裝周卻在相對本土化的封閉性中無形地限制的了自己的發展。

相較于每次時裝周期間紐約、倫敦和巴黎各種時裝秀在社交媒體上的刷屏,#Milan#這個標簽的身影似乎總會顯得落寞許多。如今的米蘭時裝周,是時候重新與這些品牌一起重新思考轉變和回歸的意義了。

相關閱讀

猜你喜歡

双色球大小分布图